筆趣閣 > 樓乙 >第1301章天池恩澤

樓乙有些無奈的僵在原地,他嘗試著開口道,"等一下,這是個誤會!"

那玉龍雪蟾看起來并不打算就此罷手,它周身的氣息在一瞬間變得無比強大,甚至遠超當初崢山龍神,這讓樓乙意識到,這玉龍雪蟾恐怕修為同那個當初在赫連山脈的紅衣女子不分伯仲。

當初他也是天真的以為對方不過只是大乘境界的存在,而如今看來她要比當初從赫連山脈跑出來的那一幫妖圣更加強大,不過倒是不如燭九yīn以及敖興。

如此強大的存在,自然是樓乙他們難以對抗的,明知不可為,樓乙自然要想其他的辦法,眼看著玉龍雪蟾不想聽他廢話,他連忙甩動凝水寶扇,讓那尊寶扇幻化而成的冰螭的冰塑,擋在了他們前面。

這一招果然管用,玉龍雪蟾定在了原地,眼中閃過一抹柔和之光,可是很快這么光芒便再次淡去,樓乙不想失去這個絕佳的機會,于是他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
他利用凝水寶扇的塑造之力,這種力量來源于寒潭境湖,是因為它曾吸收了鏡湖的力量,擁有了冰氣塑造之力。

一個個生動的場景出現在了半空中,就像是在為玉龍雪蟾演繹一出影畫戲,講述的便是他與冰螭的相識,再被迫簽訂契約對抗那頭吞虛蚺,對抗馭獸宮的甏姑蚵。

再到他們一起前往北州參加北州大會,冰螭與紫黎聯手救下自己,期間自然也有冰螭住進凝水寶扇,甚至依靠樓乙破境開啟自身極寒血脈的畫面。

可以說樓乙將冰螭獸的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表情塑造的惟妙惟肖,漸漸的玉龍雪蟾看呆了,它不止一次的發出咕咕咕的腹音,顯然它此刻是激動的。

再之后冰螭化作人形,被同樣化作人形的紫黎欺負,再到這家伙臭屁紅紅的樣子,這些都是樓乙對冰螭的記憶,他從未有一刻忘懷,這也是樓乙對它的思念。

甚至到了后來在昆吾秘境之中它神秘失蹤之時,樓乙落下了淚水,而玉龍冰蟾自始至終都鎖定著他,自然也感受到了他情緒上的變化,這種感情讓它頗為觸動,因為這種發自內心的情緒是做不得假的。

呱~

玉龍雪蟾身上的暴虐氣息消散了,它盯著樓乙發出叫聲,破天荒的樓乙竟然聽懂了它的意思,樓乙舉起自己的左手,那里出現了一個晶藍sè的印記,那是屬于冰螭的,他沖著玉龍雪蟾說道,"我相信它還活著,只是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,這便是最好的證明!"

玉龍雪蟾瞳孔收縮,盯著樓乙高高舉起的左手,看著他左手的那個印記,突然它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激動的渾身顫抖著,而后仰天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,"呱~!"

整個天池劇烈的晃動起來,許久才慢慢停歇,然后玉龍雪蟾低下頭來,開始與他交流,通過它的話語,樓乙知道了它的決定,那便是放過他,但是它要為它的子嗣被殺報仇。

樓乙連忙擺手解釋道,"您誤會了,您的子嗣并未出事,只是被陣法迷暈了!"

隨后他將察崢弄醒過來,后者醒來之時,發現近在咫尺的玉龍雪蟾,險些因為刺激過度而再次暈厥過去,多虧了樓乙的幫忙,他才挺了過來。

樓乙告訴他讓他把捕捉到了銀雪冰蟾放出來,而后察崢自然照辦,他打開飼育袋,將自己捕獲的銀雪冰蟾放出,同時解除誘靈粉的迷香,這些個四仰八叉的大家伙們,一個接著一個醒了過來。

當玉龍雪蟾看到它們從一動不動,再到慢慢醒轉過來的時候,那股心里的怒氣,便慢慢的消散了,但是它對于這些人膽敢覬覦它子嗣的行為,表達了強烈的不滿,只不過礙于樓乙,才沒有責罰他們。

樓乙悄悄的詢問了察崢為何要打這些銀雪冰蟾的主意,結果對方告訴他,是南烏魯赫以要挾利誘的方法,騙他們來這里的,南烏魯赫軟禁了察家族長,理由便是他袒護馭獸宮叛徒蠻千鈞跟屠驍,甚至栽贓嫁禍給他,說他里應外合,放走了屠驍以及馭獸九宮的那些修士們。

察家的修士也被整個馭獸宮排擠,所以在南烏魯赫的要挾下,他們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,便被帶到了天山這里,南烏魯赫原本的想法便是借著拿捏察家老族長,來讓這些察家的修士就范。

他讓這些察家的修士打頭陣,說白了就是讓他們充當炮灰,吸引玉龍雪蟾的注意,然后南烏魯赫以及其他人伺機而動,想辦法制服這頭天山天池的主人。

然而計劃才剛進行不久,他們便遭遇了重創,因為他們完全的低估了玉龍雪蟾的實力,而這個時候李斗以及屠驍卻意外的卷入其中。



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,于是雙方便打了起來,馭獸宮修士的大量離去,使得玉龍雪蟾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察崢身上,李斗無奈接下了吸引它注意力的重擔,而屠驍則被南烏魯赫這群人追的上天入地無可奈何。

再之后便是樓乙從天而降,破了這個困局,驚退了紫麟翼虎控制下的南烏魯赫,也讓馭獸宮的一干修士,逃的一干二凈。

但是他們臨走之時卻沒有帶走察家的修士,在他們眼里察家這些人,必定會死在玉龍雪蟾的手中,因為它實在是太強大了。

而察崢心里有一個自己的計劃,他知道自己連同身邊的這些族人們,無論如何也無法安然回到馭獸宮了,可是老族長還被軟禁在馭獸宮中,他們得獲取力量來對抗南烏魯赫。

這些年來馭獸宮的種種變化,如今仍歷歷在目,他知道南烏魯赫的野心,而如今的他們沒有對抗對方的力量,所以他便把想法打到了銀雪冰蟾身上。

這些大家伙非常強,如果能夠被馴服的話,那么便擁有了跟馭獸宮談判的價碼,這主要也是因為,他們并不想離開馭獸宮,離開這個他們家族守護了數萬年的宗門。

樓乙在得知這一切的緣由后,心里便有了另外一個想法,不過首先得先說服玉龍雪蟾,讓它同意將一部分的子嗣同察家這些修士簽訂契約,當然契約是共生契約,也是平等互利的契約,就如同當初樓乙同冰螭所簽訂的契約一樣,從此成為一心同體生死相依的伙伴。

樓乙嘗試著同玉龍雪蟾溝通,開始的時候它并不同意這么做,甚至一度為此討價還價,它堅持即便堅定契約,也要以它子嗣的安全為主,也就是說簽訂主仆契約,銀雪冰蟾為主而察家的修為為仆,兩者為此僵持不下。

不過最終樓乙還是說服了玉龍雪蟾,以冰螭獸與他的故事,告訴玉龍雪蟾,讓它放自己的子嗣去更廣闊的世界看看,窩在這個地方永遠都只是井底之蛙,即便有它的庇護,它們也終究只是在它余蔭下被寵壞了的孩子。

在說服了玉龍雪蟾之后,新的問題接踵而至,想要同銀雪冰蟾簽訂契約,就首先要具有水靈脈,因為銀雪冰蟾乃是極寒之脈,沒有水靈脈作為依托,他們根本承受不住銀雪冰蟾的寒氣侵蝕。

這個問題對于樓乙而言,其實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,于是他再次將這個問題拋給了玉龍雪蟾,對方在一番權衡之下,竟然將他們帶到了天山天池附近。

眾人近距離觀看這天池風光,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,這天池之中彌漫著一股令人目眩神迷的奇特氣息,站在它的近前,讓所有人感到內心無比溫暖。

而且天池之水終年不結冰,同周圍的一切顯得格格不入,樓乙不由得想起了那個關于天山天池之中,蘊含著能夠令人衍生出天冰脈的奇物。

甚至有傳言說,只要飲一口這天池之水,便能夠使得水靈脈圓滿無缺,然而樓乙在看到這些天池之水時,卻苦笑著搖了搖頭,這些水的確奇特,但卻絕非是什么瓊漿玉液,沒有那等神奇的功效。

那么玉龍冰蟾將他們帶到這里來,便只有一種解釋,這天山天池之中,有什么東西能夠使得他們提高水靈脈的純度,或者真的如傳聞一般凝聚出天冰脈。

就在眾人愣神之際,一個巨大的身影卻突然跳入水中,眾人齊刷刷的看著它,看著它徜徉在天池水中,愜意的浸泡著龐大的軀體,這一瞬間許多人內心都想到了那個關于喝天池水的傳聞。

他們臉上的表情變得同樓乙一般無二,因為他們剛才想的便是,喝點這里的水試一試,結果當他們看到玉龍雪蟾在這天池之中泡澡的時候,這個想法便被打消了。

玉龍雪蟾游了一會兒,突然潛入到了天池之中,不一會整個天池被攪動,掀起了驚濤駭浪,在這天池水劇烈的攪動之中,樓乙突然發現了一些近乎透明的生物,它們樣貌各不相同,有的像魚蝦,有些像蛇蟲,但是它們都是透明的,渾身散發著奇異的氣息。

所有人在這一刻都變得無比激動起來,因為這意味著他們將成為第一批真正進入天池的修士,說不定能夠得到傳聞中天池的賜福,如果真是如此的話,他們每個人都將脫胎換骨,成為一股極為強大的存在,如果真是這樣,等他們回到馭獸宮的時候,便擁有了與對方談判的最好籌碼。

然而這卻與樓乙所想的有所出處,雖然在這一點上他們不謀而合,但是樓乙想的卻比他們更加長遠,這是一個機會,一個推翻馭獸宮統治權的機會,但是他需要細細的去計劃一番。(未完待續)
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