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樓乙 >第2218章大戲開場

看著虢霄賣力的表演,在心底里笑了笑,之后便安排兩位雞爺連同鐵山跟王凱,帶著之前這些人暫時回到了虛樓船上,至于霸嗜等早就已經待在虛樓船中,等候大戲的鑼聲敲響。
虢霄看著他們踏上虛樓船,對于這種前所未見之物,虢霄倒是多看了幾眼,但很快他便冷笑一聲,因為這船看起來很龐大,但上面的人員卻不會對他的計劃有任何的阻攔。
虢霄給邏平使了一個眼色,對方連忙點頭走到了彪虎身后,同時他帶著的神族將士也一并跟了上去,站到了彪虎身后,看起來是壯大其聲勢,但是通過雙方將士的眼神,便能夠看得出他們并非是一路人。
但如今彪虎騎虎難下,也只能勉強接受了虢霄的‘好意‘,重明界主安排了神族的運載器具,是一種重明鳥造型的巨大飛舟,通體赤紅色,兩側有金色的紋耀,看起來宛若一只展翅翱翔的崇明鳥。
彪虎帶著所有人分批上了不同的這種重明艟,在整個重明界的注視之下,兩路大軍開始向著原地返回了,而此時白靈跟樓月被留了下來,因為待會要進行戰斗,帶著她們娘倆兒有些不方便。
出了重明界,一路上都非常的安靜,看起來似乎這趟旅程會順順利利的,彪虎神情顯得十分開心,因為路上不時遇到不同族的小股人馬,在看到他們的護送大軍之后,都遠遠的就溜走了,這讓他找到了久違的自信感覺,心中的自豪之情油然而生。
但是卻默默的記錄著這些小股人馬的動向,因為這些人看似是懼怕他們,實則看他們離開的方向,迂回包抄的可能性更大一些,之所以會出現在他們視線之中,不過是提前讓他們有所察覺,同時也充當了打探方位的任務罷了。
這邊其實也安排了人馬分散在了靠近神族邊界的幾個界域內,他們將不尋常的動向,適時的傳輸回自己這邊,則將消息暗中通知給王凱跟虎皇。
王凱這邊已在構建防御法陣,這些個虛樓船便是王凱布陣用的道具,虛樓船的位置都是經過特殊編排過的,一旦出現情況,船上的禁止便會立即被激活,這樣便不用擔心被對方突然襲擊而自亂陣腳了。
一連過了數個界域,一晃便是數月時間過去了,但卻始終沒有敵人出現,這虢霄心思縝密,還是個沉得住氣的主,又過了數日之后,終于前方開始出現同行者,它們從下方的界域之中出現,向著他們相向的方向前行。
彪虎立刻提高了警惕,并命令所有人嚴陣以待,但過了半月時間,這些人便進入到了他們一行人所到達的界域之中,彪虎不由得松了口氣,并讓神族士兵不要放松精神,時刻保持警惕。
之后陸續有人出現,并與它們相向而行,每次彪虎都是同樣的說辭,次數多了自然令神族的士兵精神渙散下來,再加上邏平不斷讓人去對著彪虎這邊的兵士抱怨,說他小題大做,沒過多久這邊便開始怨聲載道起來。
彪虎這邊也沒有辦法,畢竟的確他們一路之上都是風平浪靜的渡過了,那些路途之上遇到的過客,也并沒有對他們產生非分之想,再加上他也是第一次執行這種任務,若不是此次交易關系重大,他也不會選擇親自上陣的。
然而邏平這邊不斷給他下絆子,讓他心里也非常不爽,再想到這些年虢霄的欺人太甚,他便沒有顧忌自己這邊人的情緒變化,下令繼續保持警惕,結果自然可想而知。
又過去半月時間左右,彪虎發現他的話已經沒人愿意聽了,整個重明艟的艦隊之上,眾將士反而同邏平站到了一起,彪虎也是個愣頭青,既然別人不聽他的命令,他便用界主來壓這些人,強行令這些將士聽其命令,換來的卻是敷衍與反感。
就在這種氛圍之下,一片影子悄悄的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,此時他們已然來到了神族與妖族的邊界區,這里本就是混亂之地,在這里若是發生點什么事情,自然會有各種解決的辦法。
邏平除了給彪虎搗亂之外,更多的時候便是盯著另外一邊的他們,但是這邊一直都是有條不紊的同他們并行,虛樓船上的士兵也是分成三班的進出巡邏,虢霄讓他緊盯著對方,看看這些巨大的虛樓船中,是否還隱藏著其他的人馬。
通過這幾個月的觀察,這邊的人馬一直都是固定的,除了兩位雞爺時不時的出來透透氣外,便再也沒有新的面孔出現過,他偷偷的將消息傳遞出去,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但在的無垢之目的監視下,這些小動作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隨著臨近邊界處,便知道對方動手的時機來了,他相信此時在他們的四周,早就圍滿了密密麻麻的敵人,只不過他們距離自己相去甚遠,通過不斷的派人跟隨,來確認他們這邊的前進方向,從而調整包圍圈的人馬罷了。
看著極遠處那一抹有別于神族疆界的天空,知道對方馬上就要來了,他用傳音入密通知了王凱,后者稱一切都已準備就緒,就等對方出現了。
沒過多久,他們正前方突然出現了大片的黑影,烏壓壓的遮天蔽日,同時左右跟后方也同時有人馬出現,彪虎渾身抖一激靈,連忙下令所有人精神起來,但是因為之前他這么命令的太多次,又與這些身具將士們離心,所以真正聽他命令之人寥寥無幾。
僅僅片刻他們便被包圍了,對方根本不打招呼,便直接發動了攻擊,鋪天蓋地的術法從遠處呼嘯而來,這時神族的將士們才意識到了他們被攻擊了,而邏平卻在這時對著自己人使了個眼色,乘著他們亂作一團之時,出手殺向了彪虎以及他所帶的那些人。
之前跟邏平手下打成一片的這些神族士兵,突然便被之前還談笑風生的同伴砍翻在地,死不瞑目的看著對方嘲弄的眼神,踩著他們的身體走向前方,他們這才意識到,自己究竟是多么的愚蠢。
彪虎劍邏平竟然趁亂偷襲,而且還不顧他們同屬一個陣營的情誼,他怒不可遏的吼道,“邏平,你該死!!!”
彪虎掄起手中雙牙大斧,瞬間殺向了對方,邏平卻并不與他硬碰硬,只是在虛空之中躲避,同時將他引向敵人這邊,但就在他以為自己的計謀得逞之時,突然一道結界封印,將他們所處之地封印起來,邏平這.31xs.org才發現,不知何時的虛樓船艦隊,竟然將他們的重明艟艦隊給圍了起來。
來到船艙處,對著里面說到,“虎皇前輩,他們便交給您了!”
一個高大的身影從船艙之中走出,隨后一個高大身影從船艙之中走出,身邊跟著霸雷以及雷虎族的士兵,它向點點頭,便帶著雷虎族的族人們,殺向了被重重圍困住的神族士兵。
彪虎看到無數強大的妖族,憑空出現在了他們身邊,摧枯拉朽般橫推一切,他內心頗為復雜,以為整件事都是搞得鬼,目的便是侵吞他們重明界的貨物,然后偽造成被打劫的模樣。
“你們這些不講信義的家伙,我彪虎跟你們拼了!”彪虎不再去管邏平,而是直接殺向了霸嗜,但就在這時出現,眼中光芒一閃,彪虎身軀猛地一震,便定在了半空之中,但是令沒想到的是,他看上去憨乎乎的有些傻,意志力卻頗為頑強,在被自己催眠后,竟然露出掙扎之色。
進入其夢境之中,彪虎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,卻開口道,“你冷靜點,難道你還沒有看出究竟誰是人,誰是鬼嗎?”
彪虎舉著武器的手頓在半空中,開口問道,“你到底在說什么?”
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知對方后,便解除了對他的催眠,同時取出重明界主交給他的東西,遞到了彪虎面前,后者一臉懷疑的接過那枚玉簡,在看過之后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。
這里面封著的氣息的確是重明界主無疑,所以根本無需懷疑,彪虎用力攥碎玉簡,沖著邏平吼道,“畜生!你們竟然勾結外敵,想要吞并我重明界,你們這些逆臣賊子!!!”
邏平見勢不妙,自然想要逃離此地,可是他嘗試了許久,卻根本無法突破籠罩在周圍的這層結界,于是他便回到了重明艟上,帶著剩余的人拼死抵抗,想要等外面的人攻破此地,然后救他們逃出生天。
就在這時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,笑著對他說道,“你在等他們救你對嗎?那么請睜大眼睛好好看著,好戲這就開場了......”
此時外面的之人根本看不到內部的情況,但是仗著絕對的人數優勢,他們將結界圍了個水泄不通,但是此時的邏平卻早已面如死灰,因為所統御下的虛樓船中,正有越來越多的人馬從中出現,而且都是非常強大的高手。
同時他眼中還倒映著一片漆黑無比的弩炮,它們散發著驚人的雷電氣息,此刻如鯊魚的獠牙一般,露出鋒銳的光芒,抬起手掌向下一揮,結界之光瞬間消失不見,與此同時震耳欲聾的嗡名聲,此刻響邏平所在之地。
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